湖南城市学院新闻网: 首页>>人物风采>>正文
人物风采
良医、研者与园丁
记我校优秀教师、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周小梅
2018-09-30 黄斌、欧阳可依、邵慧琳  湖南城市学院报 审核人:

周小梅 林俊任摄

周小梅近照   林俊任/

这是周小梅来益阳的第13个年头了。

13年里,洞庭湖畔留下了她匆忙的身影,实验室见证了她辛勤的汗水,三尺讲台承载着她浓浓的情意。

13年里,她的学识日益月滋,科研硕果累累。2008年,她获得了湖南农业大学博士学位。10年后的2018年,她被评定为教授。

切换于不同的角色之间,周小梅将自己的人生活得充实且绚烂。 

生态良医:洞庭湖畔留身影

微生物和植物的联合修复,这是建规院教授周小梅主要研究的内容。如今已初有成果,不久将运用到洞庭湖生态的修复中去。

洞庭湖生态一直挑动着她的心弦,让她念念不忘。她曾和洞庭湖有着一段缘。

作为并不环湖而住的怀化人,从小,洞庭湖对她而言仅是深藏在脑海中的一副模糊却美妙的画卷。

第一次邂逅洞庭湖是在2005年。“当时和导师赵运林教授一行人去沅江南洞庭湖湿地调研,真没想到这个地方会比我想象的还漂亮。”她说。

话及至此,周小梅眼睛泛着光,仿佛映射出当年洞庭湖生机勃勃的景象——水面上的芦苇开花了,柳条轻抚湖面,阳光肆意地照射在被风吹拂的水面上,顿时水光潋滟,波光粼粼……

当小队往外走的时候,周小梅却走不动了。她双眼紧盯着湖面,出了神。挖取植物和土样时,她也忍不住地朝湖边眺望。“这么美的一片净土,我要守护她。”第一次邂逅这片生态区,守护她的决心似一棵小苗,在周小梅心中种下了。

可是,看似平静的南洞庭湖生态区,却并不太平。又是一次调研,周小梅发现了南洞庭湖生态区的危机。

当时在沅江调研快结束时,周小梅沿着水边散步赏景。走着走着,突然,一股刺鼻的味道直扑她的鼻子。这是什么?

周小梅捂着鼻子继续往前走,试图一探究竟。随着步伐的迈进,岸边茂盛的草木却越来越稀薄,道路尽头的景象让她难以忘怀:岸上被挖了几条深深的沟,沟旁边是枯黄的杂草,一片死气沉沉;沟里的水是发黄的,水面还混色的油污。“旁边的草还没接触水,就已经一片一片的死了,你说水毒不毒!”周小梅情绪激动起来。

沿着沟往上走,她发现沟连着一间红色的厂房。这厂房不是其他,竟是对生态极具威胁性的一家农药加工厂。

“就是工厂肆意排放废弃物,导致水源和土壤污染,这是要按照环境保护法追责的!”气愤几乎让周小梅的眼里冒出火花。即使后来这些厂子都依法停闭了,但却给南洞庭湖生态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为了让生态环境恢复过来,周小梅奔波在洞庭湖畔,对污染地进行生态修复研究,这一干就是十几年。“我会经常来看她,我也希望每次来,她都能变的更美。”周小梅对洞庭湖未来的生态状况满怀憧憬和信心。

科研斗士:实验室里流汗水

“别的不太敢说,但我的科研成果还是拿得出手的!”纵使性格内向,一提到科研,周小梅便打开了话匣子,黝黑的眼珠,射出灯塔一般的亮光。

她扎根于城院一隅,将自己的满腔科研热情洒在了这片温润的土地上。

目前,周小梅主要专注于环境治理领域的研究。而这类研究也意味着在科研前期需要进行很多实地调查和采样。作为一位女老师,在课程任务比较紧、家庭需要照顾的情况下搞科研,并非易事。但周小梅不仅兼顾了各个方面,科研成果也毫不逊色于他人。

为了到洞庭湖周边区去采样,有时一天时间内,她就要辗转岳阳、益阳、常德等多地。接下来的研究主要在室内进行,而建规院目前并不具有此类实验室,周小梅只能在材化院借一个实验室,顺便“征用”几位环境工程专业的学生当助手。

“我住在朝阳校区,过来也挺不方便的。”那时周小梅没有买车,炎炎夏日的午后,她先把小孩哄睡觉了,才悄悄地溜出门,冒着顶头烈日搭乘公交车。

一到学校她便直奔实验室开始做实验。实验室没有空调,热得汗流浃背了,她便到走廊上吹一下穿堂风,顺带着休息会。“有老师路过会问我,这么发狠干什么。其实我哪有发什么狠啊,只是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而已。”微风轻抚面颊,带走了她脸上的细密汗珠和丝丝倦意。

然而当时校内的实验条件也十分有限,尤其是当时进行微生物领域的实验时,设备的缺乏令周小梅不得不将样本寄往广东微生物研究所进行分析。虽然困难颇多,但她还是坚持将科研做下去。

最近几年,她共主持省级课题4项,校级课题1项,指导学生创新项目4项;发表论文2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发表CSCD核心期刊以上论文12篇,教改论文4篇;参与国家级和省级以上课题10余项;申报专利9项,其中发明专利2项,已进入实审阶段,已授权的实用新型专利6项。

周小梅并不满足于此,她接下来的目标是国际有名的一些期刊和杂志。“科研是做不完的,而我的心思也将继续放在这上面。”

温暖园丁:三尺讲台付真心

“10个考研,8个考上,这可是园林班的一次突破啊!”一说到1401502班那群已经毕业了的孩子,周小梅满脸骄傲。

她是这个班级的班主任。除了调研和实验,周小梅的心思几乎全系在这群学生身上了。

“入学第一个学期班上就有人挂科,最多的挂了四五门。这样下去,那还得了?”周小梅可倒吸了口凉气,所以每次班会时,她就通过各种方式纠正学生们对学习的偏见,私底下和他们交流了解学习状况。大三第一个学期时,她又老早地开始动员班上学生考研,还会单个指导学生们对于专业的选择和学校的选择。

术业有专攻,周小梅并不擅长设计,所以在设计上不能给学生提供帮助,这让她很懊恼。于是她转变方式,打起了“突击战”——和靠后的学生做思想工作,督促“后进者”们完成设计。平日里话少的她,也变得爱唠叨起来。

对于个别情况特殊的学生,凭着女老师的细腻,周小梅还会格外细心留意。贺凌云就是被周小梅“盯”上的学生之一。

因为幼时事故,贺凌云脸上留下了一些疤痕。“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啊?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怕她因为外貌而自卑。”周小梅说。

贺凌云平时成绩不是很好,不喜欢的课她就不怎么去学,这也导致了她成了班上的“挂科王”。每年建规院都有挂科数量太多的学生被“请”回家,周小梅担心贺凌云也会这样,于是一有时间就和她聊天,给她加油打气。

毕业前,还有四门课程等着贺凌云重修,其中包括其他学院开设的工程测量和美术课程。贺凌云性格内向,对老师不熟悉,也不会主动地去找老师交流。于是周小梅帮她联系了上重修课的老师,催着她去认真上重修课,每天都少不了询问她的学习情况,甚至有时间还会去“视察”课堂。

虽说是赶鸭子上架,但效果却很是理想:贺凌云一次性通过了所有重修考试。周小梅终于松了一口气:“我挺为她骄傲的!这群孩子都是我的骄傲,我把心思花在他们身上,值了!”

 

 

关闭窗口

学校要闻

更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737-6353382

电子邮箱:www.hncyxww@163.com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