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城市学院新闻网: 首页>>资水美文>>正文
资水美文
在夜的另一边
2020-02-29 周成彦  湖南城市学院报


前些时日听闻学医的朋友没日没夜地奋战在武汉,但却因“医闹”而被无端针对。听着朋友带着抽泣声的倾诉,想着连日来的负面消息,被窗外的深渊凝望着,突然觉得心里的某个角落像是崩塌了一般。

于是安慰完朋友转头就向小X抱怨:“X,我觉得我的‘中国梦’今天好像碎了。”

听完我的一大堆抱怨后,小X平静地说:“你错了,这恰恰是你的中国梦燃烧的时候。”

从小我们就一直在接受爱国教育,在每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宣誓,在各种爱国主义活动上喊各式各样的口号,既熟悉却也陌生,记得有几次我还因为嬉戏打闹而被主任责罚。其实,那时倒也不是不明事理,只是尚且年幼,单纯认为拯救国家的事情离你我实属太过遥远。总之,好像就那样一边喊着口号,一边浑浑噩噩地走过了那段懵懂无知的岁月。

“第四批支援武汉医疗队出发……”“李文亮医生感染逝世……”“火神山雷神山造就中国速度……”……

看着手机上不断更新的数字与新闻,我不禁觉得医生与病人就像是一个生息的循环。

当黑夜遮住白昼,医生就会召唤我成为他的病人;而躺在病床上,忍不住想,我也许会追随他成为医生。作为病人的医生,我希望他在我的衰朽中茁壮;作为医生的病人,我希望他在我的茁壮中不朽。

青年医生也是孩子,是父母的骨肉,他们只是穿上了战衣和放弃了一切安宁,可我们却总是苛刻地大喊:“你们只是失去了青春和时间,可我失去的是命啊!”灾难没有教科书,可是一个医生该拿他的病人怎么办呢?当一个懵懂的孩子突然被当做生命之神;而一个病人又该拿他的医生怎么办呢?当他不幸躺在床上重新成为病人。

正想着,突然手机提示音响起,是米粒,她说她也要去前线战斗了。我拿起手机,在对话框里输入了又删除,反反复复不下十遍。或许是她看见了反复出现的“对方正在输入中”,便又补了一句,说是让我到时候多看看新闻,说不定会拍到她。想来也是嘲讽,明明是她要披上铠甲,走向悬崖,被鼓励安抚的反倒是我这个躲在后方的书生。

又反复了输入删除的动作几次后,终于按下了发送键:“记得把防护服穿好看点,别到时候上了‘央视爸爸’的新闻我都看不出来。”

几乎在米粒告知我消息的同一时刻,米粒发了一条空间动态,图片是几年前她和小X在武大樱花树下拍的。但是相比起照片的婉约风格,米粒配的文案则是霸气外露:“如果现在轮到我们这代人来保护世界的话,我和我的男孩一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往下划,评论里大多是朋友的祝福与赞扬,但也有更多的叮咛。

我知道,相比起这些颂扬与叮嘱,米粒最喜欢的应该是后面那条来自小X的转发——即便我的女孩手握利剑,但我仍然会保护好她。

耳边还在断断续续传来家人议论疫情前线的声音,五花八门的数据窜进耳朵里。我想,我们一定要记住谎言的代价,记住真相的价值,记住数字背后是活生生的人,记住奇迹背后的所有个体。

我突然又觉得,医生和病人一定是一伙儿的,目的就是要对我前后夹击。不过,我当然希望我们是三位一体的,携手起来,以对付这人间垂死的恶灵。

望着窗户外的深渊,我拿起手机,又给米粒回复了一条:“别担心,在夜的另一边,是明天。”结果几分钟后,反倒被小X用米粒手机教训了一番:“生活虽本不是云淡风轻但也不至于凄风苦雨。”

吾辈,理应点亮黑暗,改变世界。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737-6353382

电子邮箱:www.hncyxww@163.com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