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城市学院新闻网: 首页>>资水美文>>正文
资水美文
故乡家书
2020-02-29 刘果  湖南城市学院报


    在这个信息化飞速发展的时代,说起要写一封家书,一时间我竟不知如何下笔。而脑海里对家书的体味除了“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思家思亲之情,以及《傅雷家书》中提出的不少父母对孩子的教育理念以外,竟再无他物。

湘江——我们的母亲河,养育了南岳山脚下的数万衡阳子民。每当看着滚滚湘江水,我便觉得我们家乡的发展趋向也是向上繁荣的。南岳——衡阳著名的福寿之地,每至春节等重大节日,南岳大庙总是人潮人海,水泄不通,这种情况要持续到元宵节。

南岳大庙因万寿鼎和众多完整佛像神像而出名,故衡阳人乃至外地人都慕名而来拜佛求神寄托自己的新年愿望以及对家人平安喜乐的希冀。每家每户大年初一总是必不可少地走一遭南岳大庙,更有甚者在大年三十晚便敲锣打鼓赶着去大庙。

记得少时进大庙总要挤出一条路,那些身形肥胖的人倒是提溜着圆滚滚的身子滑进去,然后长长吁一口气。我凭借身子敏捷快速顺着人流似拖似拽地跨过门槛,便朝着文曲星奔去。对我来说,其他的神仙倒不是太了解,但小孩子、读书人总是很仰慕文曲星。文曲星下都是莘莘学子祈求自己学业有成,考试中举,捧着将来成为栋梁之材为国家做贡献的心,希望自己能金榜题名,如愿以偿。而父亲母亲这辈人则在财神爷像下流转,拜拜财神,祈求事业高升。从古至今,人们对神的崇拜只增不减,总是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既说到大庙,便让我想起年味儿。在衡阳,大年三十晚上要整理好个人卫生,在这之前要在家里大扫除,然后干干净净地迎接新年,团团圆圆围一桌吃年夜饭,再等到大年初一一大家子人整整齐齐地赶去大庙。而年初一忌扫地和说坏话,据说是扫地扫走了财气,而说坏话也预示着来年的运气不佳。

犹记得小时候母亲老是说初一要和和气气待人,怡颜悦色接待来客。或许是小时候对过年的印象更深刻,总记得红红火火的烟花爆竹,不鼓不瘪的压岁红包,喜气冲天的鞭炮声响。大年三十晚总是不得安心睡觉,但听着周边邻居的庆祝声,鞭炮声,烟花声混杂着人人对新年的祝福,我亦觉得满足且温暖。除夕的春晚是每个中国人过年必看的节目之一,一家人团团坐着,笑不拢嘴。火炉里的火烧得正旺,每个人的笑颜都定格在这一时刻。

现在的我却异常地怀念守岁时的瞌睡,一打开门时的漫天烟花以及碎小压岁钱。过年习俗随着我们的成长也更新换代了,我们这一代似乎力捧“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中国传统文化批判式继承。很多老模式旧法子都被打破,过年只顺着自己心意来,舒服着来。但儿时那种凝聚力和那些喜庆的场面将永远定格在我的回忆里。

衡阳石鼓书院、西湖公园等风景点也是外来游客的必经之地,湘江河冲刷着石滩子,河边观光带在政府的鼓励下修建,周边生活广场也就着人们的需求对外开放。跨过湘江便是曾国藩故居,一代清朝名相老家也在我们这儿。毛泽建烈士公园也在河这边“遥相呼应”,开工建造。在紫巾峰巅俯瞰,我们的家园愈来愈美丽。人杰地灵,衡阳青年,我们是初升的太阳,将照亮整个衡阳,用双手建设更美的故乡。

听着湘江的水流声,我拼命地将家乡的声音,家乡的身影记在信纸上,刻录在心间。

 

关闭窗口

学校要闻

更多

联系我们

新闻热线:0737-6353382

电子邮箱:www.hncyxww@163.com

欢迎大家通过本网投稿系统,提供新闻线索和稿件。